冥紙師

點擊 靈異推理 |作者:我叫吳大膽| 正版 | [收藏]

冥紙師
豆瓣評分:★★★★☆ [免費]
冥紙,溝通陰陽兩界的媒介。 而制作冥紙的人,被稱為冥紙師。

在這陰陽交匯間,有多少陰森詭異,多少離奇兇險……

我叫姜明,是一個冥紙師。現在,讓我把陰陽之事,講給你們聽…………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為公版書籍,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ucayjm.live)。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閱讀平臺!
全站資源均免費。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第一章 詭異村子

大家都曉得,中國的祭祀喪葬都要燒冥紙。啥叫冥紙?就是俗話說的燒給死人的紙錢!

但實際上冥紙不只是燒給死人的。一般情況下,冥紙有金紙、銀紙、神紙、紙錢四類。其中金紙祭祀神佛;銀紙祭祀先祖鬼差;神紙最神秘;最后的紙錢才是普通老百姓說的那種。

為啥子我這么了解?因為我就是個冥紙師,也就是制造冥紙的手藝人。

現在年紀大了,干不動咯,就把這些寫出來給大家尋個樂子。如果恰好碰到同行,里面寫的東西,你自己曉得就行,別說出來。

我叫姜明,是個孤兒,從小跟師傅生活在一個小鎮子上。

從記事開始,我就曉得自己和一般娃兒不一樣,因為我太丑了。左臉上有五道黑色的結痂傷口,從嘴角一直延伸到眼角,看起來非常嚇人。這東西從小就有,并且隨年齡增長還越來越大。

冥紙店和其他生意不同,我們是白天休息,下午開張,晚上關門。至于原因,說是老祖宗傳下的規矩,具體也說不清。

師傅從小就教育我說,干我們這個行當的,是用冥紙溝通陰陽兩界,遇到啥子古怪的事都不要覺得稀奇。

真正第一件讓我記憶深刻的事發生我八歲那邊。

八八年冬天,川渝一帶不曉得咋個那么冷。才十一二月,居然下了兩場小雪。一個陰沉的下午,突然有個渾身黑衣服,戴起個遮住大半張臉的帽子的人到了店里面。他走路的樣子很奇怪,很僵硬,讓我想到看過的木偶戲里頭的木偶。

雖然我年紀不大,但在冥紙店里長大,看到這怪人也不害怕。直接問他是不是要買冥紙?在靠近這個人的時候,我還聞到了一股淡淡的古怪臭味。

我說這位大哥,我們店頭的冥紙,物美價廉,要啥子有啥子。不僅有紙錢,銀紙也有的。如果出得起價錢,等得起時間,金紙也不是沒有。

這渾身都包在黑色衣服里面的人根本不管我,直接朝正在整理一沓沓冥紙的師傅走了過去。師傅抬起來頭,看到這個黑衣人說你要買啥子冥紙嘛?你直接跟我說。

黑衣人開口說話,聲音沙啞,非常難聽:“姜師傅,龍頭鄉水塘村,麻煩你走一趟。”

我當時覺得這個人有點怪里怪氣的,一般買冥紙就買冥紙嘛,哪里還有讓我師傅親自送過去的道理?他以為自己是大官么?

哪曉得我師傅盯著這個人看了好一會兒,然后點點頭說要的嘛,我曉得了。我現在就出發過去。

沒想到師傅居然答應了!買冥紙還要單獨送過去么?我有些不理解,但是我沒想到的是更不能理解的事情還在后面。在水塘村,我將第一次完全真正地接觸到這個世界的另外一面。

那個渾身黑衣服的人不肯走,站在那兒不動。師傅嘆了口氣,從口袋里面摸出來一張皺巴巴的東西遞給那個人說:“辛苦你了。”那黑衣人這才收下師傅遞給他的東西,轉身一步步走出門去了。

我分明看見,剛才師傅遞給這個人的,是一張有花紋的銀色冥紙!

那人走后,我就在師傅的指揮下收拾東西,各種不同用途和形狀的紙錢,一搭一搭用紅色的細線捆好,放進黑色布包。師傅自己在院子西邊的一個陰暗的小屋里頭不曉得在鼓搗些啥子,不過沒過好久他也出來了,背后一個斜跨的布包,腳上一雙黑色的布鞋,腰間還纏著條麻繩,頭上戴著個破舊的斗笠。

我跑過去,說又沒下雨,師傅你戴個斗笠是干啥啊?而且還穿得這么奇怪。

師傅笑瞇瞇地摸了摸我的腦袋說小娃兒啊,今天師傅就讓你看看咱們冥紙師的能耐,讓你知道你傳承的可不僅僅是一手制作冥紙的討口飯吃的手藝,還有很多很多。說到最后,師傅臉上的笑意收斂了,變得有些嚴肅。

我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很多年之后回想起來,一九八八年的那個冬天下午,就好像是一場宿命的開始……

那個時候中國的交通還是很差的,從鎮子去下面的鄉村沒有交通工具必須走路。龍頭鄉水塘村是個非常偏僻的村子,在山里頭深處。川渝一帶的山雖然不高大,但地形極為復雜,草木茂盛,再加上氣候潮濕各種毒蛇毒蟲較多,鄉下趕路要很小心。

我跟師傅走了約莫三個小時山路,才到了水塘村的地界。天色已經黑了,四周的荒草和小路看起來好像蒙了一層紗模模糊糊的。我們旁邊有塊石碑,上頭雕刻水塘村三個大字。

師傅從小就叫我讀書認字,所以我雖然沒上過學反而比那些讀書的娃兒認字還早還多。

“今天黑得有點兒早啊師傅,啷個才五點多,天就這么黑了哦。”我一邊用手揉眼睛一邊看師傅。

師傅沒回答,表情嚴肅地看著前面的水塘村,眉頭皺的很緊緊。好半天才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說:“狗日的,這個村子恐怕有大問題啊。如果不盡快解決,不曉得要死好多人啊……明娃兒,今天不該帶你來的哦。”

我這才發現,原來不是天黑得早,而是這個存在周圍,不曉得咋個包圍起一圈圈黑氣。這些黑氣把整個水塘村籠罩在里頭,所以才讓我感覺天都黑了。

我突然覺得有點兒害怕,朝師傅靠攏了些。師傅打開背包,從里面拿出來幾張黃色的紙錢,然后朝著前面隨手一撒。這些黃色的紙錢好像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操縱著,朝著前面距離我們最近的一棟瓦房飛過去。

但是在馬上就要靠近的時候,好像被眼睛看不到的透明墻壁擋到了,居然一下停止住,掉落到地面上。然后飛快地從黃變黑,最后變成了粉末。

師傅搖搖腦殼:“已經不收了哦,惱火啊。”一邊說一邊從背包里面又拿出一根細長的繩子遞給我,喊我一定要握緊,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都不能放開。師傅的表情重來沒有這么嚴肅過,所以雖然我不曉得這里頭到底有啥子名堂(什么情況),但我還是點點頭,然后用手緊緊抓住了繩子。

做完這些事情之后,我和師傅就分別牽著這繩子的兩頭,一前一后的走進了水塘村。在走過那塊石碑徹底走進水塘村范圍的一瞬間,我立刻感覺到一股寒氣朝我襲來。冷得遭不住啊。

狗日的就好像冬天最冷的時候不穿衣服迎風走,冷的我牙齒上下打顫。想不通咋個這么冷?

村子里靜悄悄的,或者說是一片死寂,聽不到點兒聲音。我從沒見過這么安靜的村子,按理說現在正是吃夜飯的時候,但是不但沒看到有煮飯的炊煙,沒聽到人的聲,甚至連狗叫的聲音都沒得!

那時候哪個農村沒得幾條狗?一般有村子外頭的人進來,狗都開始狂叫了,但現在的情況就是狗也沒叫,連個鬼影子都沒看到。而且整個村子的區域好像都有一層薄薄的霧氣,朦朦朧朧的。

我腦殼里頭突然冒出來個念頭,這哪點兒像是一個村子嘛,這簡直是死村,像是一個墳地哦!

旁邊的師傅突然舉起手,我就看到他手上有了個火把。那火把上頭在燃燒的,居然是浸泡了煤油的紙錢,好像煤油燈的燈芯樣。但奇怪的是,這紙錢火把燃燒發出的光芒居然是紅色的。紅色的火光,在白色的霧氣里頭顯得非常詭異。

第二章 紙人紙馬

“師傅……這點兒咋個這么安靜啊?”我喊了師傅一聲。

他沒回答,只是拉了拉我手里頭的繩子,示意我跟他朝前走。一路經過不少村中房子,奇怪的是這些房子的門居然都是打開的,借著師傅手里的火把還能隱約看到堂屋里頭的一些擺設和鋤頭鐮刀之類的干農活的東西。

走了會兒之后,經過一個比較大的房子,我無意中看過去。就看到有兩個人正坐在堂屋的桌子旁邊,一個老頭兒,一個老太婆,都穿黑色衣服。側面對著門口,看不清楚樣子。不過木桌子上面隱約擺起碗的樣子,應該是正在吃飯。

這就奇怪了撒。既然這個水塘村里頭還有人的話,為啥子黑燈瞎火的,煤油燈也不點一個,要打起黑摸吃飯呢?

我想不明白,但是看到師傅嚴肅的表情我也沒有去問,只是握緊了手里頭的繩子,老實跟著師傅朝前走。越往這個村子深處走,四周的霧氣就越濃,而且也越冷,好像有一股子陰寒氣使勁兒往身體里頭鉆。難受的很。

不知道咋個回事,師傅突然變得有些著急的感覺,開始加快了步子。他的身影一下消失在前面的霧氣里頭,我也準備趕快跟上去,但突然就聽到師傅發出一聲生氣的大吼,接著就是一陣古怪的聲響,然后頓時覺得手頭一松,那種繩子緊繃的被師傅牽著的感覺突然消失了。

繩子斷了!

我一下害怕得不得了,大喊一聲師傅,使勁兒一拉,就只看到手上一截斷掉的細繩。再朝前面快走幾步,居然完全不見師傅的影子,只有四周濃的嚇人的白霧,借著月亮的光勉強能看清楚幾步路的距離。

“師傅,師傅……”我害怕地大叫起來。那個時候終究只是一個八歲的小娃兒。遇到這種事情早嚇蒙了。但隨便我咋個喊,也沒有任何的回應,甚至也看不到師傅手上的紅色紙錢火把。

我努力不讓自己哭出來,一邊朝著前面我估計師傅可能走的地方一路小跑起來。但是我都跑了很長時間了,我都感覺自己好像在原地打轉。摸出手電筒,打開照亮,但光也射不出多遠距離。

就在我不知道該怎么辦的時候,后面響起一陣腳步聲,好像有人走路樣。我先是害怕,回頭一看才發現是幾個村民過來了。總算是勉強松了口氣,有人就好,問問這些村民,說不定能知道這個村為啥子這么怪里怪氣的,讓這些大人幫我找找師傅。

于是我跑過去,問這些村民:“大哥大姐,問下呀,你們這水塘村咋個了嘛?這霧這么大,又黑漆麻烏的。你們晚上不開點燈也不點煤油燈的哦?我跟師傅走散了,你們能不能幫幫忙?”

我想我一個小娃兒,八九歲,正常情況下大人看到自然是能幫就幫的。

這幾個村民年紀都不大,也就是十幾歲,都扛起鋤頭之類的東西,穿著樸素的衣服,褲腿兒上還有些泥巴。好像剛剛做完活路從田間地頭回來一樣。但是我已經說得很大聲了,他們根本看都不看我,眼神直勾勾地盯到前面,只管走。步子硬邦邦的,好像一卡一卡的感覺。

好不容易看到有人,我自然不愿意放棄,一邊叫著大哥大姐一邊跟了過去。不曉得為啥,越是靠近他們,我就越覺得冷。就好像這些龜兒子村民一個個都是移動的冰坨坨。

我看他們都不搭理我,有些急了,隨手把剛才師傅讓我拿著的繩子(現在已經斷了)直接扔到地上,然后伸手去拉走在最后的一個男的。

怪事發生了。我把師傅之前給我的繩子一扔,那幾個扛著鋤頭鐮刀往前走的人一下不走了,站到起不動咯,然后慢慢地從前面轉過身來看我。轉身的時候,我還聽到他們的脖子咔嚓咔嚓響。

看我的那種眼神,讓我心頭發冷。我想起了有一次去看鎮子上的屠夫殺豬的時候,滿臉橫肉的兇屠夫看豬的眼神。

“大哥大姐,你們要干啥子?”我聲音有點兒發抖,一邊后退。想到這個古怪的村子,和師傅之前的舉動,我八歲的腦殼里頭,好想聯想到了點兒啥子。

一不注意,踩到塊石頭摔倒在地。整個人失去平衡,懷里頭抱起的布包落在地上,之前按照師傅吩咐放好的紙錢有不少從布包里頭掉出來了。

本來這些紙錢掉出來了問題也不大,我只是有些手忙腳亂地去撿。但我沒想到的是這幾個舉止怪異的村民,本來還沒什么太出格的舉動。但這些紙錢一出現,他們居然都好像突然發瘋了一樣!

鋤頭、鐮刀之類的農具被扔到地上,他們好像餓了幾天的狗看到肉一樣撲了過來。朝著地上散落的紙錢撲了過來,開始發瘋一樣搶地上的紙錢,把那些紙錢使勁兒往口袋里面塞。

我有些莫名其妙,不曉得這些人是咋個瘋了。未必他們不曉得這是燒給死人用的紙錢么,人拿來完全沒有。又不能買吃的穿的。

不過他們瘋狂的樣子,和怪異的舉止,也足夠讓一個八歲的小娃兒害怕了。當即不敢再停留,也不管掉出去的紙錢,抓起布包就跑。我也沒得方向,就是朝著一個地方使勁兒跑就是。

那幾個古怪的村民也沒有跟過來,我回頭還能看到他們趴在地上瘋狂爭搶那些紙錢的身影。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么,我看到他們的眼睛似乎在閃爍淡淡的紅光……

一通沒頭沒腦的狂跑,等到實在跑不動氣喘吁吁地停下來才發現眼前是一棟大房子。看樣子有點像村長家的房子。

“這個水塘村這么古怪,師傅又走散了,應該問問村長是咋個回事吧?”我一邊想,一邊小心地朝這個可能是村長的房子走進去。

剛邁過門檻,就感覺到不對勁兒了。這大房子里面,似乎那種陰冷的感覺比外面還要重一些,我看看四周,發現靠著這大房子堂屋的墻壁,好像擺放了一些黑色的長方形的東西。數量很多,密密麻麻的。

等到我看清楚之后,我頭皮一炸,害怕得眼淚都止不住地留下來了。

沿著墻腳,擺放了滿滿一屋子豎立的大棺材!現在我就是處于這些棺材的包圍之中的,這咋個讓人不害怕?

砰砰砰。

從這一排排的棺材里頭突然發出響聲,好像是有東西在從棺材內部敲打棺材蓋子。并且很快那砰砰砰的聲音就變成了指甲抓撓棺材蓋子的刺啦刺啦的刺耳聲響,刺激人的耳朵和心臟。

我嚇得渾身發抖,整個人都蒙了。那種感覺莫法形容,就是很想瘋狂大喊逃命,但卻邁不開步子。

就在我感覺自己要崩潰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好像有東西從外面沖進來了。然后就看到兩個白色的影子,眼睛還冒起紅光就跑到了這堂屋里面。

也就在這兩個白色影子跑進堂屋的同時,墻腳放起的一口棺材突然蓋子開了,砰的一下掉落在地面。一團黑色的東西從棺材里面一下朝我沖了過來。我當時已經嚇蒙了,根本來不及有啥反應,站在原地動都不動。

那兩個白色影子其中一個突然加速,插了過來,擋在我和那團從棺材里頭沖出來的黑氣之間,和黑氣糾纏到一起去了。

我這才看清楚,那一個白色的影子居然是用白色的冥紙扎成的紙人兒!這紙人兒活靈活現的,臉上還有一些用紅色的東西畫的五官(后來我曉得那是朱砂),好像真人樣。

另外一個白色影子居然是一匹馬,用白色冥紙扎成的馬!

這紙馬兒一下沖過來,就把我馱在后背上。飛快地沖出了這個房子。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冥紙師 冥紙,溝通陰陽兩界的媒介。而制作冥紙的人,被稱為冥紙師。在這陰陽交匯間,有多少陰森  作者:我叫吳大膽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江苏11选五开奖结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