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獨寵契約妻

點擊 現代言情 |作者:棉花唐| 正版 | [收藏]

總裁獨寵契約妻
豆瓣評分:★★★★☆ [免費]
他們是別人眼中的模范夫妻,恩愛入骨,其實只不過是在演戲。

沈先生有三不規則。一,不許觸碰他。二,不許喊他老公。三,不許上床!

那這個婚結個毛用?她不服,每天專心致志撩他,勾他,結果玩大了!

沈先生邪魅一笑,“現在想到害怕,晚了!”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為公版書籍,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ucayjm.live)。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閱讀平臺!
全站資源均免費。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第一章 送上門

暮光酒店,有人悄悄用房卡刷開了總統套房的房門,里頭光線有些昏暗,只聽見浴室里傳來潺潺水流的聲音,看來還有時間準備,郁寧稍微的松了一口氣,然后緩緩將身上的大衣脫了下去,露出里面有些單薄的蕾絲睡裙。

郁寧正糾結著要不要將吊帶拉下來一邊,就突然瞥見了無聲站在不遠處盯著她的沈澤昊,她嚇了一跳,但還是兀自淡定的打招呼,“嗨,澤昊。”

“沒經過允許,誰讓你進來的?”

“我想給你個驚喜。”郁寧站了起來,撥開烏黑的長發,露出里面性感的蕾絲吊帶睡裙,“怎么樣?我是不是比想象中有料一點?”

“怎么進來的,就怎么出去,在我沒發火之前,勸你識相點。”沈澤昊自顧自的走向一邊,開始擦拭濕漉漉的頭發,似乎把郁寧當做不存在的人,水珠從發梢滴落,從健碩的胸膛蜿蜒而下,讓人想入非非。

郁寧終究還是個小姑娘,從來沒有和男人這么正面接觸過,頗有些不好意思的將視線移開了。

掙扎了片刻之后,郁寧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從后面偷偷的抱住了他,“長夜漫漫,你一個人肯定很無聊,不如讓我來陪陪你吧。”

沈澤昊眉間一蹙,不悅的掰開了郁寧的手,“作為一個女人,你難道連最起碼的底線都沒有么?”

“我們都已經訂婚了,這樣的接觸不是很正常么?”郁寧覺得冷,周身微微發抖,但還是不服輸的與他對峙,結了婚之后,早晚都要到那一步的,她寧愿是在有所準備的時候,將最寶貴的東西奉獻出去。

“訂婚了又怎樣?郁寧,你該不會以為這樣就能攀上沈家了吧?”沈澤昊譏笑了一聲,英俊的臉上浮現出倨傲的神情,“我告訴你,我們之所以能夠訂婚,不過是要哄哄爺爺高興罷了,沒想到你居然認真了。”

郁寧從未被這樣羞辱,她紅了眼,但卻不是哭著走開,而是伸出手勾住沈澤昊的脖頸,踮起腳尖吻了上去,她不知技巧,只有唇瓣和唇瓣單純的碰撞。

沈澤昊一僵,抬手將她拽了下來,可郁寧仍舊不怕死的湊了上去,“你如果今天晚上敢推開我,我就去和沈爺爺說,讓他取消這門婚事!”

沈老爺子年事已高,近年來被疾病纏身,狀態不樂觀,但奇怪的是,每每郁寧來了,總是能夠被她逗笑,就連病情都好轉許多。郁寧之所以能夠有恃無恐,就是因為她有這座大靠山,就連沈澤昊都奈何不了她。

沈澤昊怒氣沉沉的瞪著她,仿佛要將郁寧撕咬開來才肯罷休,“我從未見過像你這樣厚臉皮的女人。”

“那你現在見到了。”

沈澤昊突然不屑的一笑,“肉都已經送上門了,我要是不吃,可就真不是男人了。”

語氣的變化,讓郁寧微微一愣,可是還沒有等她想明白,她就已經被摁倒了,嘩啦一聲,她聽見布料被撕碎的聲音。

郁寧整個人毫無保留的暴露在他的面前,可沈澤昊的眼神卻還是那么的冷若冰霜,打量著她就好像是在打量一件貨物。

甚至連熱身都沒有,就直接進來了。

郁寧咬住下唇,忍住快要溢出喉嚨的叫聲,之前聽別人說起來,都是在描述這檔子事兒多么多么的美好,為什么她就不覺得呢……

在來之前,郁寧甚至還去翻找了一些資料學習,但事到臨頭還是慌不擇路,她渾身緊繃。

痛,實在太痛了……她緊閉著眼睛,只希望能夠早點結束。

“你竟然……”沈澤昊微微詫異,“是第一次?”

“不然你以為呢……”郁寧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她看上去就像是那么隨便的人嘛?“那個,澤昊……你能不能快一點結束?”

“抱歉。”沈澤昊微微蹙眉,之后便抽身起來了。

郁寧等了半天都沒有別的動作,當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沈澤昊已經在穿衣服了,她目瞪口呆,“我去,剛才那樣就已經結束了?這應該不科學吧?沈澤昊,我覺得,我覺得你可能得去醫院瞧一瞧……不過你放心好了,雖然被我知道了,但我是不會亂說出去,也不會嫌棄你的……”

話音剛落,沈澤昊便已經撕下一張支票丟了過來。

上面的0太多,郁寧沒數明白,她有些疑惑的抬頭看著他,“你這樣是什么意思?干嘛突然給我錢?”

“你費盡心思,想要的不就是錢么?”沈澤昊譏諷的開口。

郁寧瞠目結舌,所以睡完就給錢,他是把她給當成女支了么?

“爺爺已經時日無多,只要你能讓他開心幾天,錢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沈澤昊薄唇輕啟,“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們之間只是單純的金錢交易,你不要妄想從我的身上得到其他的東西。”

那筆錢,郁寧打幾輩子的工都賺不到。

就算是已經訂婚了,郁寧還是能夠感覺到兩個人之間鴻溝般的差別,那天晚上,沈澤昊給予她一個冷漠的背影,而郁寧拿著那張支票翻看了許久。

迷迷糊糊的,就這樣在沈澤昊的房間里睡到了第二天早晨,她起床時才發現那條吊帶睡裙已經在沈澤昊的手下變成了碎布條,現在她沒有衣服可以穿出去見人了!

這個家伙肯定是故意的!

 


第二章 答應我一個條件

哪怕這種手段,會被沈澤昊嫌棄或者厭惡,郁寧也都不在乎了。

她閉上眼睛的時候,仍舊可以感受到剛才沈澤昊望過來的那冰冷的視線,他恐怕很后悔和她達成協議了吧……呵,在沈澤昊眼里,郁寧恐怕就是為了錢什么事情都能夠做出來的下賤女人,和其他恭迎追捧著他的人沒有什么不同。

是啊,她已經是了。郁寧咬著下嘴唇,知道再也回不去以前的時光了。

郁寧沒了辦法,只好將浴巾裹在身上,穿上大衣蓋得嚴嚴實實,萬分狼狽的回了家。

好巧不巧,才剛進門就遇見了郁家跟她最不對頭的克星,同父異母的妹妹郁芳。

“你一整晚沒回來,去哪兒了?”郁芳往常的時候,見到她都是高傲的昂著頭擦肩而過,這次卻不知道為什么,竟然主動搭話了。她踩著跟天高,雖然和郁寧的身高還有些具體,但可以看出來郁芳很想要在氣勢上將郁寧壓倒。

“我去什么地方,需要和你匯報么?”郁寧懶洋洋的掃了她一眼。

“呵,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就你這副德行,還能做出什么上得了臺面的事情來?”

“學校的人都傳遍了,你就別裝了。幸好別人不知道我是你妹妹,不然我的臉也丟光了!”

這事兒肯定不是空穴來風,不過郁寧顧不上仔細想了,她衣服還沒換下,若是被人知道她穿著浴巾出街,那才是真正沒臉見人了。等她調整好狀態,再來看看是誰暗地里抹黑她。

“還有,我有事情通知你。”郁芳的臉上畫著精致的妝容,初秋的天氣雖然變涼了,可仍舊擋不住她愛美的心,鏤空露背的淡粉色小禮服,黑長直的頭發,讓她看上去就好像是個漂亮的洋娃娃。

“什么事情?”

“我今天會讓傭人把你的東西收拾好,你搬到閣樓那邊去住。”郁芳冷哼了一聲,絲毫不給她拒絕的機會。

“閣樓?那邊不過是個堆放舊物的房間而已,我什么要搬過去?”郁寧眼神淡漠的掃了她一眼。

“我那邊的房子漏水,還要再裝修一段時間。選來選去,咱家里只剩下你房間的采光最好了。”郁芳理所當然的說道。

“客房那么多間,你愛住哪兒住哪兒,但你沒有資格讓我從自己房間搬出去。”郁寧簡直無奈,從小到大,這個妹妹就好像跟她有仇一樣,不管是什么東西,從衣服到鞋子再到學習成績,樣樣都要攀比,樣樣都要比郁寧好才如意。

“我已經和爸爸說過了,反正你過幾天就要嫁出去了,去閣樓將就一下也沒什么。這次你不搬也得搬。”郁芳見到郁寧吃癟的樣子,顯得很開心。雖然她沒有辦法和優秀儒雅的顧文城在一起了,但她照樣能夠讓郁寧在出嫁前的日子不好過,這可是她生活中僅剩的精彩了。

郁寧清澈的眼眸中竟是寒冷的霜意,這一掃便讓郁芳給愣住了。

緊接著,她往前逼近了一步,語氣凌厲,“只要我還在,那兒就永遠是我的房間。我告訴你,你要是敢碰我的東西一下,我跟你沒完!”

郁芳往后踉蹌了幾步,等穩住心神的時候,發現郁寧已經走遠了。

傭人有些猶豫的走上前來問道,“郁芳小姐,那我們是動還是不動啊?”

“我爸都同意了,她還有什么可以叫囂的?”郁芳憤憤的剁了幾下腳,“搬!等她一出門,就把她的東西都給我搬到閣樓去!”

郁芳也就只能夠耍這么點小心機了,雕蟲小技,郁寧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誰知道才剛歇下沒多久,就接到了郁國強的電話。

“爸,你找我有什么事兒么?”

“我身在外地,但你也不能太肆無忌憚,一個已經訂婚的姑娘家,徹夜未歸,成什么樣子?”

郁芳還真是不客氣,轉身就把這件事情給戳到父親那兒去了,難道是指望郁國強能來教訓她?以前或許是這樣,可現在郁寧的身份可不一般了。郁寧將頭發繞在指間打著圈,懶懶的回道,“我昨晚和澤昊在一起。”

同樣是郁家的女兒,可這些年郁寧在郁家的日子卻并不好過,她就好像是多余的那一個,母親早逝,父親沒多久便另娶。郁芳在家里就是個被捧在手心的小公主,她備受重視,也許還是將來郁氏集團的繼承人。

而郁寧從來都是被忽略掉的,直到她突然和有錢多金的沈家少爺訂了婚,郁國強才想起來有這么個的女兒。

郁國強要教訓的話被堵住了,“沒結婚之前,你還是得矜持些,沈家不是一般的世家,不要早早就被人看輕了。郁寧啊,以后郁家可就要靠你了……”

“爸你可別說笑了,我在沈家又沒什么分量,就算嫁了過去,公司資源也不是我管,幫不了家里什么。”

“你只要和沈澤昊多處好關系,日后有什么地方需要幫忙的,難道他還能坐視不管么?”郁國強禁不住笑,大概是沉浸在自己美好的想象中。

從前對她不聞不問的,現在卻噓寒問暖,不過是因為郁寧有了可以利用的價值,郁寧心里很清楚,她默了片刻,才緩緩的說道,“對了爸,郁芳看中了我的房間,想要讓我搬去閣樓,換做往常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過兩天澤昊要過來,被他知道了,還以為你們欺負我呢,所以……”

郁國強接過了話,“郁芳那小丫頭太胡鬧了,明天我就讓她自己搬到閣樓去!”

郁寧故作吃驚,“這樣不好罷,閣樓那邊環境差,可郁芳從小到大都沒吃過苦,會不習慣的。”

“這有什么?也該讓她長長記性了!”

掛斷電話之后,郁寧想象了一下郁芳得知這一消息時的表情,登時覺得生活很美好。

不過在想到沈澤昊那副萬年不變的冰塊臉時,郁寧又頭疼的抱著了腦袋。

正百無聊賴的時候,郁寧又接到了一個電話,內容十分簡單直接,“出門,我在巷口等你。”

他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非常的容易辨別,郁寧呆了呆,還沒開口說話,電話就已經被掛斷了。

她應該沒有幻聽吧?

沈澤昊居然會主動來聯系她?

郁寧掐了自己一把,疼到她齜牙咧嘴,她想了想,覺得自己應該去買張彩票,肯定能夠中頭等獎。

她怕沈澤昊等太久,所以連妝都沒化,素面朝天,穿著一套休閑的運動服就奔了出去,最后氣喘吁吁的靠在轎車前。

沈澤昊車窗半降,淡淡的打量了她一眼。

“我……我我……沒讓你等太久吧?你相信我,這已經是我最快的速度了!”郁寧很怕沈澤昊會等得不耐煩,徑直走了,沒想到真的在。

“你先上車吧。”

郁寧拉了拉后座的車門,尷尬的拉不動,果然還是熟悉的冷漠,熟悉的沈澤昊啊。

她摸了摸鼻子,絲毫不氣餒的往副駕駛座坐了下去,一邊有些興奮的搓了搓手掌,“澤昊,你大晚上的叫我出來,是要和我約會嗎?”

他深邃的眼神在黑暗中變得難以捉摸,語氣仍舊冰冷,“不是。”

“不管怎么樣,你能主動約我出來,我還是很開心的。”郁寧笑得一臉嬌羞。

車子又開了一段路,郁寧想要搭話,可沈澤昊已經閉上了眼睛,胳膊撐著下巴在休息,郁寧閉上了嘴巴,從前面巴巴的望著他,感嘆道,“我男人長得真好看,就連閉著眼睛都這么帥氣。”

又過了一會兒,車子終于停了,郁寧往外一看,擦,民政局門口!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總裁獨寵契約妻 他們是別人眼中的模范夫妻,恩愛入骨,其實只不過是在演戲。沈先生有三不規則。一,不許  作者:棉花唐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江苏11选五开奖结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