檐上的月亮

點擊 散文隨筆 |作者:阿微木依蘿| 正版 | [收藏]

檐上的月亮
豆瓣評分:★★★★☆ [免費]
☆《檐上的月亮》收錄了少數民族作者阿微木依蘿的32篇散文,如《檐上的月亮(七章)》《小馬哥和他的女人》《走族(三章)》《藍帽子》等。

這些散文以生活的寫實為主,以阿微木依蘿在浙江、涼山、東莞等地的生活為背景,描述了作者與親人、朋友以及在進城打工的過程中認識的其他陌生人之間的小故事。

作者對人物的刻畫惟妙惟肖,生動刻畫小人物群像的悲歡喜樂。如《檐上的月亮》中從兒童的視角描寫母親、父親與大伯母、大伯父等之間的生活瑣事以及微妙又復雜的人際關系,語言靈動活潑,幽默風趣,形象地展現了少數民族親人之間、鄰里之間的親密關系。


☆阿微木依蘿的散文為讀者描繪了一幅幅色彩鮮麗、生動活潑的小人物生活圖景,讓讀者了解到不同個體豐富有趣、充滿差異性的精神世界。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為公版書籍,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ucayjm.live)。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閱讀平臺!
全站資源均免費。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苦難使我們堅韌,缺憾使生命充盈。——一部農民打工者的心靈史。

新生代作家阿微木依蘿在她的文本中有著野蠻生長的生命力。她作為一個少數民族作者,以其獨特、純真的視角描寫了一代農民工背井離鄉進城打工的悲歡喜樂。

阿微木依蘿寫了自己山里山外的人生,寫了童年時山里的家鄉人,寫了在城市中討生活的小人物……這些人物本身鮮少附著歡樂的色彩,但作者并不煽情濫情,反而用幽默而輕快的遣詞造句風格營造出“生活不過如此”的沖淡氛圍。也正是這種藝術上的努力方向,讓文集的基調并不低沉,反而透過生活的重重幻象折顯出堅韌而溫情的輝光。

我們游走于城市,靈魂卻迷失于荒野。——越來越多的農民走進城市成為新一代的打工者,卻生活于城市的邊緣。身份認同的焦慮成為新一代打工者的精神寫照。阿微木依蘿關注底層邊緣小人物的精神世界,表現了深沉而內斂的悲憫情懷。

 

內容簡介

《檐上的月亮》收錄了少數民族作者阿微木依蘿的32篇散文,如《檐上的月亮(七章)》《小馬哥和他的女人》《走族(三章)》《藍帽子》等。這些散文以生活的寫實為主,以阿微木依蘿在浙江、涼山、東莞等地的生活為背景,描述了作者與親人、朋友以及在進城打工的過程中認識的其他陌生人之間的小故事。作者對人物的刻畫惟妙惟肖,生動刻畫小人物群像的悲歡喜樂。如《檐上的月亮》中從兒童的視角描寫母親、父親與大伯母、大伯父等之間的生活瑣事以及微妙又復雜的人際關系,語言靈動活潑,幽默風趣,形象地展現了少數民族親人之間、鄰里之間的親密關系。

阿微木依蘿的散文為讀者描繪了一幅幅色彩鮮麗、生動活潑的小人物生活圖景,讓讀者了解到不同個體豐富有趣、充滿差異性的精神世界。

 

作者簡介

阿微木依蘿,彝族,1982年生。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人。作品見《鐘山》《花城》《民族文學》《散文》《天涯》等刊。出版中短篇小說集一部。曾獲第十屆廣東省魯迅文學藝術獎中短篇小說獎,第二屆廣東省有為文學獎中篇小說獎,《民族文學》2016年度散文獎、第二屆三毛散文獎新秀獎等。

精彩書評

當文學同質化趨勢越來越明顯的時候,彝族作家阿微木依蘿的文字里的異質,就顯得尤為寶貴,值得我們用心傾聽。

——江子

彝人阿微木依蘿的文字,具有強大的野生性,如星辰繁衍穹宇之光,在散文界是罕見的。她天生詼諧,內心敦厚,以至于她的散文如綿長溪流。她是一顆藍寶石,正散發幽藍的光。

——傅菲

 

目錄

檐上的月亮(七章)1

落葉25

小馬哥和他的女人38

走族(三章)46

行乞者82

手藝人87

藍帽子92

馬前卒99

母親104

空殼子111

流浪的彝人116

泥人往事138

命運捕食者150

聲音捕食者155

漢字捕食者159

工廠捕食者164

跑馬山169

火車上的男人176

緣分191

理發店204

隱心人210

房東太太220

鼠隱228

旱地233

隱者或飲者263

冒險家269

夜盲癥274

失蹤者279

騎手284

游牧者302

回頭路307

秋千上的落葉312

。。。

精彩書摘

檐上的月亮(七章)

 

 

奶奶在老房子下面種了一片魔芋,高的高,矮的矮,稈子像蛇。我爺爺端著煙桿在黃果樹下說,你奶奶和魔芋是一天生的,一天中的任何時候看見她,她都在魔芋地邊或者魔芋地里。

確實和爺爺說的一樣,奶奶每天都在魔芋地忙活。魔芋活著的時候給魔芋施肥除草,魔芋死了給它們收拾殘根爛葉。奶奶從來不準我們去她的魔芋地。

麻臉嬸子說,我奶奶年輕時候有一頭黑亮的頭發,可是后來再也沒看見她的頭發了。

奶奶的頭發都裹在一條青色的帕子里。帕子舊撲撲的,在腦袋上纏成一個不太好看的像魔芋一樣的疙瘩。我有一次和麻臉嬸子吵嘴,她罵我是老尼姑的孫子。過了好長時間我才搞清楚她為什么這樣說。原來是因為我奶奶的頭發。我又找麻臉嬸子干了一架,追在她屁股后面大罵。

麻臉嬸子放下挑水的擔子轉身就吼,滾!

其實我也很想看奶奶的頭發。但是沒有機會。她從來不當著我們的面摘帕子。

有一天我在奶奶的耳根下看見幾絲灰白的頭發,是從帕子里漏出來的,被一陣小風吹得飄飄揚揚,像白色的雨。“你的頭發還在嗎?”我忍不住問。

奶奶怔了一下說:“哪個喊你這樣問的?”

我低下腦袋不敢回話。

我們家背后有幾棵花椒樹,還有一棵叫不出名字的樹,那棵無名樹上纏著許多可以喂豬的藤子,春天葉子透綠,夏天開著大朵大朵的白色碎花。奶奶把那棵樹當成她自己的,誰也不準動那棵樹上的豬草。她在樹下插一圈小竹竿,將這棵樹圍了起來。

我有時爬到無名樹上藏起來,躲在蓬松的藤子里,只要奶奶在樹下坐著縫衣服,我就會看見她包著的帕子頂上冒出的幾根白頭發,是從單層的青布帕子里鉆出來的。比耳根前后冒出的頭發多,在青色帕子的映襯下,那白發十分顯眼。

她一定沒有想到有人會爬到樹上看她的頭發,所以她看四下無人,就取下她的青布帕子整理起來。她一摘帕子,我看見那稀少的白發薄薄地蓋在發紅的頭皮上,她肯定感到有些冷,快快地解下圍腰裹在頭上。

“頭發是白的。”我在樹上自言自語。

“嗯?”她驚慌地四處看了一下,最后發現我在樹上,抄起一根竹竿把我刷了下來。她把青布帕子整理了重新包上去,鉆出來的白頭發又被壓下去,看不見了。

“為什么是白的?”我仰著腦袋。

“和你媽一樣,話籮籮。”奶奶揪了一下我的鼻子。

我感覺魔芋才是奶奶的孫子。她即使吃飯也要端著碗走到魔芋地邊,要是看見哪一棵魔芋倒在地上,她立刻丟了碗就去把它扶起來。我要是摔了一跟頭,她只會懶懶散散地說:“摔得好。”

那天我看見奶奶坐在蜂桶邊扎掃把,她和舅婆坐在一起。她們都很老了,眼神不太好,掃把扎得彎彎扭扭的。

“人老了頭發就金貴了。”舅婆取下她的帕子,她不怕被人看見。她小心翼翼將頭發梳理一遍,用一根黑毛線扎成兩股辮子繞在頭上,毛線比頭發長,繞了很多圈。

“你還好,白頭發不多。我的全都白了。都不敢摘帕子讓天看啦。想想這日子過得多快,這些娃娃(指著我),昨天還在吃奶,今天就滿地亂跑了。”

“日子快喲……”舅婆沒再往下說。她看我一直在用眼睛瞄著她的頭發,趕緊將帕子包了上去。

奶奶的魔芋地只允許舅婆去,她們忙完了就坐在魔芋地邊,看地里飛出飛進的雀子,看對面山上的羊群。我像一只小狗蹲在她們背后,等著她二人可能回頭看見我時扔給我一把瓜子。她們嗑著瓜子。有時狗也跑去坐在她們身邊,她們一聲不響,狗也一聲不響。

舅婆后來也不在我們面前摘帕子了。

 

 

大伯母長得非常胖,她的眼睛卻很小。她家門口有一塊大石板,她的空閑時間都打發在那里:蹲在石板上,看天,看山,看經過她門前的人。

王叔叔說,老婆就是看門狗。討老婆就要討我大伯母這樣的。

我大伯說,他下輩子再也不討這樣的懶婆娘,門口那塊石板是她坐平的。

有一天,我爸和大伯打了一架,他們把帽子打落在一條山溝里,我和姑姑找了兩天才找到。帽子被泥巴蓋得只露一個邊角,很多絲茅草倒在地上,路邊的一些莊稼也打倒了,像老熊從這里滾了一遍。姑姑說,看吧,你爹和你大伯這兩個不成器的,為了你的懶伯母干架了。我說為什么要干架。姑姑說,你爹說你伯母像王母娘娘,管得你大伯屁也不敢放一個,你大伯說他沒有被王母娘娘管,他想放多少屁就放多少屁,就這樣你說我說,說到最后打了起來。

我爸和大伯打完架各自回家睡了三天,他們都受了傷。我把帽子交給爸,他有點傷心地靠在床頭說,你遇到你大伯,他要是跟你說話,你就跟他說,我不要和你說話,他問你為什么不和他說話,你就說,你把我爸的脖子抓出血了。

我媽在門口偷聽,笑得要背氣的樣子。

從那天開始我就決定不和大伯說話了。但我必須把我的想法跟他說。那天我看見大伯從對面小路上經過,我趕緊跑去跟在他后面。他果然扭頭和我說話。我心里高興得要死,但又怕他揍我。終于我還是說話了,想到我爸出血的脖子,我來了勇氣抬高腦袋說,我不想和你說話,你把我爸的脖子抓出血了。大伯愣了一下,臉紅筋脹回我一句,他把我腦門都打扁了,怎么不說!

大伯母有半個月看我不順眼,她的小眼睛睜得很大,比平常大多了。可我不怕她。我照樣去找堂姐玩。

有一天我又去找堂姐,堂姐不在家。大伯母坐在石板上吹風,屁股上掛著一大串鑰匙。她眼睛瞇得很小。

我姐呢?我問她。

上街了。她說。

我默默地坐在她旁邊,想不出接下來該找點什么事情干。她居然跟我講起故事來了。真稀奇。可惜這故事講得真夠爛,后來干脆不講了,嘮嘮叨叨說了很多她自己的事情。她說到奶奶,然后小眼睛睜得更大,比看我不順眼時還大。她說,你奶奶說我偷了她的雞仔,這個老巫……太婆,我偷她的雞仔干什么?上個月說米少了,起先說是你媽偷的,后來是你嬸子,再后來就是我。不過我倒是真的摘了她一個南瓜,長得怪嫩的,可那是當著她面摘的,不算偷。都說我懶,我這糧食自己跑來的?我這些兒女都是不吃飯長大的?你流汗水的時候她們看不見,你坐在這石板上休息她們就看見了。一天到晚要像牛一樣,身上套著韁繩才算是好牛,身上光禿禿的就是懶牛。我就是要坐平這塊石板!我還要坐爛它!

我在石板上跳了兩下,石板硬邦邦的。

那天我在伯母家吃飯,她家廚房有點小,伯母又太胖,好像是卡在廚房里的。我把著門框看她洗鍋,她身前的肉擠在灶臺上。

堂姐從街上買了幾張紅紙回來,紅紙上寫著字。看不懂。堂姐還買了一身紅衣裳。大伯母很開心,她白天坐在石板上嘮叨時睜得溜圓的眼睛這時笑成一條縫。她說,以后要好好地管住自己的男人,管得住男人的女人才是女人。整天放著男人四處喝酒打架鬧事的女人是窩囊廢。我這輩子背著“王母娘娘”的罵名,我也不怕。伯母還看了我一眼說,腦門打扁了怕什么,腦殼還在,這么大的房子還在,起碼喝橘子水不用省一口給這個,省一口給那個。

橘子水?我想起來了。有一次我爸從外面買了一小瓶橘子水,我忍不住喝了很多,我爸說我沒良心,我應該省幾口給我弟弟和妹妹。這事情我跟伯母說過。她記性真好。

過了幾天,堂姐就把那身紅衣裳穿上了。一直來伯母家幫忙干活的哥哥也穿了很好看的衣裳。伯母說,以后我就不能喊他哥哥了,要喊姐夫。

我有了姐夫以后,大伯母在石板上休息的時間就更多了。

王叔叔跟我伯母說,你在養膘嗎?我伯母半瞇著眼睛回答,是的。

我爸跟我伯父又打了一架,這回我爸沒有戴帽子,伯父沒有拿電筒。

王叔叔跟我說,你伯母的眼睛越來越大了,好像一對圓滾滾的銅錢眼。你姐夫給她家掙了不少錢吧?上門女婿就是騾子命。

我姐夫后來帶著堂姐走了。王叔叔好像很開心地跟別人講,看,走了,終于拍屁股走了。

我伯母又和從前一樣忙碌,這之后她坐在石板上休息的時間越來越少。她眼角上的細紋比從前更多,臉色也被太陽曬得黑乎乎的。有天我看見她背著好大一捆草從對面的山路上摔了下去,半天才從草堆里爬出來。摔了那一跟頭沒過幾天,她又被一只狗咬傷了腳。伯父讓三叔的兒子朝傷口撒了一泡尿。他說小孩子的尿是藥。那之后,伯母走路一瘸一拐,她又和從前一樣坐在石板上休息,不過她的手沒有閑著。她坐在石板上縫衣服,剝玉米,挑揀豆子里的小石頭。

王叔叔說,看,你伯母又要養膘了。

我把王叔叔的話說給伯母聽,她正在穿線,抬著眼睛,舉著一根繡花針和一條黑線,半天才說,你王叔叔家今晚吃的什么?

她猜到我剛從王叔叔家里蹭飯回來。

酸菜湯煮老四季豆。我說。

我家今晚吃雞肉。她笑瞇瞇地放下針線,進去拿了一只雞腿給我。

養膘要有養膘的東西才是。她指著我手里的雞腿說。她把針線重新拾起,眼睛睜一只閉一只,斜斜地對著快要落坡的太陽,將那條黑色的線子穿過針眼。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檐上的月亮 ☆《檐上的月亮》收錄了少數民族作者阿微木依蘿的32篇散文,如《檐上的月亮(七章)》《小  作者:阿微木依蘿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江苏11选五开奖结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