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明威誕辰120周年圖文珍藏版文集(全18卷)

點擊 作品集 名家作品及欣賞  |作者: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 | 正版 | [收藏]

海明威誕辰120周年圖文珍藏版文集(全18卷)
豆瓣評分:★★★★☆ [epub+mobi]

微信“掃一掃”免費領取

套裝書目

    ♦《春潮 老人與海》
    ♦《太陽照常生氣》
    ♦《永別了,武器》
    ♦《有錢人和沒錢人》
    ♦《喪鐘為誰而鳴》
    ♦《過河入林》
    ♦《島在灣流中》 
    ♦《伊甸園》
    ♦《第五縱隊 西班牙大地》
    ♦《海明威短篇小說全集(上、下)》
    ♦《死在午后》
    ♦《非洲的青山》
    ♦《流動的盛宴》
    ♦《危險的夏天》
    ♦《曙光示真》
    ♦《海明威書信集(1917—1961)(上、下)》

內容介紹

    本文集收錄了海明威全部長、中、短篇小說和全部非虛構類紀實作品,作家最初的劇本《第五縱隊》及影片《西班牙大地》解說詞,以及作家書信集也悉數收進,凡16種(18卷),輔以大量原版插圖、珍貴歷史影像,圖文并茂,全貌再現海明威作品及其生平。
    本文集譯者名家薈萃:吳勞、鹿金、蔡慧、陳良廷、主萬、董衡巽等一代英美文學翻譯大家模范譯本有口皆碑、歷久彌新,輔以詳盡背景資料和譯序解讀,以精良文本,致敬經典
    2019年正值海明威誕辰120周年,上海譯文出版社此次將海明威生前最重要的16部作品進行重新包裝,以煥然一新的裝幀風格推出,加上此套文集多數由老一輩翻譯家如吳勞、林疑今、趙靜男等人親力打造,譯文質量上乘,最大程度還原了海明威的經典文風。因此即將呈現在讀者面前的是一套從內容到裝幀、迄今為止最完善的海明威文集。
...... 顯示全部 >>

                                    
本站文檔均豆瓣網,麥谷多不對發表的內容或上傳的文件進行驗證,不對內容的真實、完整、準確及合法性進行任何保證。如果您對本聲明的任何條款表示異議,可以選擇不使用麥谷多(www.ucayjm.live)。

溫馨提示:“麥谷多文學網”為大家提供一個綠色的文學交流平臺,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儲服務,所有內容收集于互聯網!

麥 谷 多
國 內 最 專 業 的 文 學 交 流 平 臺 !

新版海明威文集收錄了海明威全部長、中、短篇小說和全部非虛構類紀實作品,凡16種(18卷),輔以大量原版插圖、珍貴歷史影像,圖文并茂,全貌再現海明威作品及其生平。

本文集譯者名家薈萃,一代英美文學翻譯大家模范譯本有口皆碑、歷久彌新,輔以詳盡背景資料和譯序解讀,以精良文本,致敬經典。

套裝附贈精美書簽和限量明信片套裝。

 

 

 

內容簡介

海明威誕辰120周年圖文珍藏紀念版文集收錄了海明威全部長、中、短篇小說和全部非虛構類紀實作品,作品包括《太陽照常升起》、《永別了,武器》、《喪鐘為誰而鳴》、《春潮 老人與海》、《死在午后》、《海明威短篇小說全集(上、下)》、《非洲的青山》、《流動的盛宴》、《第五縱隊 西班牙大地》、《海明威書信集(上、下)》、《過河入林》、《島在灣流中》、《伊甸園》、《有錢人和沒錢人》、《危險的夏天》和《曙光示真》 。作家僅有的劇本《第五縱隊》及影片《西班牙大地》解說詞,以及作家書信集也悉數收進,凡16種(18卷),輔以大量原版插圖、珍貴歷史影像,圖文并茂,全貌再現海明威作品及其生平。

 

本文集譯者名家薈萃:吳勞、鹿金、蔡慧、陳良廷、主萬、董衡巽等一代英美文學翻譯大家模范譯本有口皆碑、歷久彌新,輔以詳盡背景資料和譯序解讀,以精良文本,致敬經典。套裝附贈精美書簽和限量明信片套裝。

 

作者簡介

歐內斯特·海明威(1899—1961),20世紀美國小說家、記者,“迷惘的一代”代表作家。一生經歷豐富、傳奇,寫作風格簡潔明快,以“文壇硬漢”著稱,對現當代美國和世界文學有著極為深遠的影響。代表作有《太陽照常升起》、《永別了,武器》、《喪鐘為誰而鳴》等。1953年憑借《老人與海》獲普利策獎,1954年獲諾貝爾文學獎。

本文集收錄了海明威全部長、中、短篇小說和全部非虛構類紀實作品,作家僅有的劇本《第五縱隊》及影片《西班牙大地》解說詞,以及作家書信集也悉數收進,凡16種(18卷),輔以大量原版插圖、珍貴歷史影像,圖文并茂,全貌再現海明威作品及其生平。

本文集譯者名家薈萃:吳勞、鹿金、蔡慧、陳良廷、主萬、董衡巽等一代英美文學翻譯大家模范譯本有口皆碑、歷久彌新,輔以詳盡背景資料和譯序解讀,以精良文本,致敬經典。

精彩書評

 

幾乎沒有那個美國人比歐內斯特·海明威對美國人民的感情和態度產生過更大的影響。 
——約翰·肯尼迪(美國第25任總統)

 

他(歐內斯特·海明威)堅韌,不吝惜人生,他堅韌,不吝惜自己。……值得我們慶幸的是,他給了自己足夠的時間顯示了他的偉大。他的風格主宰了我們講述長長短短的故事的方法。 
——《紐約時報》

目錄

春潮 老人與海

太陽照常升起

永別了,武器

有錢人和沒錢人

喪鐘為誰而鳴

過河入林

島在灣流中

伊甸園

第五縱隊 西班牙大地

海明威短篇小說全集(上、下)

死在午后

非洲的青山

流動的盛宴

危險的夏天

曙光示真

海明威書信集(1917—1961)(上、下)

 

精彩書摘

我第一次去看斗牛,當時預計會感到恐怖,也許還會難受的,因為我已經聽說過馬在斗牛中的遭遇。我讀到的關于斗牛場的所有資料都強調地談及這一點;大多數寫斗牛的人都直截了當地譴責斗牛是既愚蠢又野蠻的事,而即使那些贊美斗牛是技藝的展示、是一場表演的人,也對使用馬加以譴責,也承認總的來說斗牛確有不妥之處。馬在斗牛場中斃命被認為是無可辯解的。我認為,從現代的道德觀點即從基督教觀點來看,斗牛總的來說是無可辯解的;斗牛毫無疑問非常殘酷,自始至終都存在危險,既有自我的危險,也有意外發生的危險,斗牛還總是有死亡,我現在也不應該試圖為之辯解,我只想老老實實講述我所了解的與斗牛有關的真情實況。要這樣做,我就必須完完全全做到誠實坦率,或者說努力這么做,如果有人看了這些真情以后感到憎惡,認為這是某個缺乏他們即讀者的敏銳感覺的人寫出來的,那么我也只能申辯說,這些可能是真情。但是,不管誰讀了這本書,只要他,或者她,見過書中所寫到的事,并且確切地知道自己有什么樣的反應的時候,就不能不真誠地作出這樣的斷語。

我記得有一次葛特魯德·斯泰因談到斗牛時說她很佩服何塞利托。她拿出幾張照片給我看,有何塞利托在斗牛場上的照片,還有她本人與艾麗絲·托克拉斯的合影,那是巴倫西亞的斗牛場,她們坐在斗牛場木圍欄后面的第一排,下面是何塞利托和他的弟弟加利奧。當時我剛從近東過來,在那邊,希臘人在撤離士麥那城的時候,把馱運輜重的牲口的腿打斷,將它們統統趕到碼頭邊的淺水里。記得當時我說,我不喜歡看斗牛,因為那些馬太慘了。那個時候我正試著寫作,但我發現很難寫,除了很難真正體會你自己實際的感受而不是別人認為你會有的感受,也不是別人教你應該有的感受這一點之外,最大的困難是要將實際真正發生的一切寫下來;寫出激起你體驗到的那種感情的實際情形是怎么一回事。為報紙寫新聞稿你寫的是發生的事,葛特魯德·斯泰因(Gertrude Stein,1874—1946),美國女作家,1903年移居巴黎,20年代她巴黎的家仿佛是畫家與海外作家的中心。海明威曾經有一段時間也是這個中心的常來常往的年輕人。“迷惘的一代”當時就是斯泰因用來指海明威這樣的年輕人的。艾麗絲·托克拉斯(Alice Toklas,1877—1967),葛特魯德·斯泰因的女友、生活伴侶和秘書,僑居法國,著有《往事回憶》和《托克拉斯食譜》等,《艾麗絲·托克拉斯自傳》是斯泰因假托其名義所寫。士麥那(Smyrna)是土耳其西部港市伊茲密爾的舊稱。采用某一種手法,你借助及時性這個要素,就能傳達感情,因為及時這個要素本身就使當天發生的事的任何報道帶上感情色彩;可是,事情的真諦,即激發感情并能在一年、十年,如果運氣好,如果你寫得完美無缺則永遠站得住腳的連續的行為與動作,我并不掌握,因而當時我就非常努力,要找到這真諦。戰爭結束了,現在你能看到生與死——即是說暴力造成的死——的唯一地方,就是斗牛場了,所以當時我非常想到西班牙去,到了那里我就可以對暴力造成的死加以研究。那時我在嘗試學習寫作,從最簡單的問題著手寫,而最簡單的問題之一和最根本的問題即是暴力造成的死。與疾病造成的死,或所謂自然的死,或朋友的死或你所愛過、你所恨過的人的死相比較,暴力造成的死雖然情況決沒有那么復雜,但是它畢竟是死,是可以用來作為寫作的主題之一。在我讀過的許多本書里,當作者試圖傳達死的時候,他寫出的只是一團模糊,我認為這是因為作者從來沒有清清楚楚地看到過死,要么是因為正好在死到來的那一瞬間,他真的緊緊閉起了雙眼或者心里已經閉起了雙眼,就好像看到一個小孩轉眼間就要被火車碾死,而他不可能伸手拉得到他或用別的辦法救他,只好把兩只眼睛閉得緊緊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認為他閉起兩只眼睛很可能是情有可原的,因為他能傳達的全部內容只不過是小孩轉眼間就要被火車碾死這一事實,而火車將人撞倒那一瞬間的景象會使精彩描寫一下子變得蒼白無力,因此孩子被撞倒之前那一刻是他能夠描述的極限。但是,如果是行刑隊執行死刑,或者把人絞死,情形就不是這樣了。如果要把這些很簡單的事情記載下來,永遠保留下去,舉個例子來說,就像戈雅戈雅(Goya,1746—1828),西班牙畫家。《戰爭的災難》是他創作的版畫集。在《戰爭的災難》中試圖做到的那樣,那么,把眼睛閉起來是不行的。我記得,我曾見過一些事情,一些我所記得的這一類簡單的事情,但是,因為我是事情參與者,或者雖非參與者,但由于我事后馬上要寫報道,因此只注意我要當即記下來的事,所以,我從來沒有能夠像別人那樣仔細觀察過這種事情;比如說,像有人會去仔細觀察他父親的死,或者仔細觀察人怎樣被絞死,而這個被絞死的人,我們假設說,他并不認識,也用不著事后立即寫成報道送給晚報搶時間發表。

于是,我到西班牙去看斗牛,并試著自己動手寫一寫斗牛。我以為斗牛會是簡單的、野蠻的、殘酷的,我不會喜歡斗牛的,但是我想我會看到某種確切的動作,這樣我就會有我正在尋找的關于生與死的感覺。我看到了這種確切的動作;可是斗牛遠非那么簡單,而且我非常喜歡,因此,對于我當時的寫作能力來說,斗牛是太復雜了,我根本無法處理,所以除了四篇很短的速寫之外,關于斗牛,我在五年時間里面——我但愿實際上等待了十年——沒有能寫出一點兒東西。不過,要是我果真等待足夠長的時間,那就很可能什么東西也寫不出來,因為有那么一種傾向,當你真正開始去了解某一件事情但并不想去寫它而是想要永遠處于不斷地了解它的狀態時,那么,除非你是個非常自負的人(當然,就因為自負,許多書就這樣寫出來了),你絕對不會說: 現在我全都懂了,我要寫了。毫無疑問,我現在當然不這樣說;我明白每年都有更多的東西要了解,但有些東西我確實懂,現在寫出來會讓人感興趣的,而且我也許今后很長時間里會不再接觸斗牛,所以,我所了解的還是現在就寫出來吧。此外,有一本用英語寫的斗牛專著也許會有益處,一本論述這樣一個非道德性的題目的嚴肅著作是會有一些價值的。

迄今為止,關于道德問題,我只知道所謂道德的就是你事后感覺好的,所謂不道德的就是你事后感覺壞的。我并不為這種道德標準作辯護,但如果拿它來評價斗牛,那么,對我來說,斗牛是很道德的,因為斗牛在進行的時候,我感覺很好,我感覺到了生與死,必死與永存。斗牛結束了,我很傷心,但感覺很好。此外,我并不關心馬;不是說的原則上,而是實際上我并不關心它們。對此我覺得很奇怪,因為我在路上要是看見一匹馬倒下就一定會覺得必須去幫助它,我有好多回替馬鋪過麻布袋,卸過馬具,也有好多回逃開了險些兒讓釘了鐵掌的馬蹄踩著;要是以后在下雨和結冰的天氣在城市馬路上有馬倒下的時候我還會去關心的。可是在斗牛場里,看到馬的遭遇我一點也不感到恐怖,一點也不感到憤慨。我曾經帶好多人去觀看斗牛,有男的也有女的,見過馬在斗牛場里被牛角捅死、捅傷的時候他們作出的反應,他們的反應是很難預料的。有些女人,我覺得她們,肯定是很愛看斗牛的,只是不愿見到馬被牛角捅死、捅傷的景象,但她們對于牛捅馬無動于衷;我說的是真的無動于衷,就是說,有些事她們不贊成,她們料想這些事會使她們恐怖和憤慨,但她們一點兒也不感到恐怖或者憤慨。另外有些人,男人也好,女人也好,那情景對他們觸動太大,以致身體也感到不舒服起來。這些人的表現,下文還要詳細討論,我現在只想說,用一種文明標準或根據經驗,把這些人分成受觸動的和不受觸動的,這樣的差異或者這樣加以區分的界線,實際上是不存在的。

根據觀察所得我倒要說,觀看斗牛的人可以分成兩大類;借用心理學的專門術語來說,一類人認同于動物,即把自己放在動物的位置上,另一類人則認同于人。根據我的經驗和觀察,那些認同于動物的人,也就是說,那些近乎職業性地喜愛狗以及其他動物的人,比起那些不輕易認同于動物的人,能對人類做出更加殘酷的事情。在這一點上,我覺得好像人們之間有一個根本的區別,雖然,不認同于動物的人,在總的來說不喜歡動物的同時,對個別的動物如一只狗、一只貓,或一匹馬,也會很寵愛的。但是,他們這種寵愛的基礎,會是這個別的動物某一特性,或者是與這個別的動物相關聯的某些因素,而并非因為這樣一個事實: 它是動物,所以值得喜愛。要說我本人嘛,我很深情地寵愛過三只不同的貓,四只狗,我記得,只有兩匹馬,那就是我擁有過、騎過或趕過的馬。至于說我追趕過、看過它們比賽和在它們身上下過賭注的馬,我曾非常欣賞,也差不多寵愛過好多,而我對其中幾匹下過賭注以后,我幾乎對它們懷有慈愛的感情;我記得最清楚的有“兵艦”、“殲滅者”(我認為對它我的確是很寵愛的)、“菠菜”、“沙皇”、“希洛斯十二世”、“鮑勃少爺”,還有一匹雜交馬,同上述最后兩匹一樣是障礙賽馬,它的名字叫“烏恩卡斯”。這幾匹馬我都非常非常欣賞,但是我的喜愛中多大部分是來自于所下賭注,那我可說不出。烏恩卡斯在奧特伊爾舉行的一場古典障礙賽中以大于十比一的賠率跑了頭馬,我的賭注就是押在它上面的,當時我拿著贏得的錢對它喜歡極了。這匹馬我喜歡得不得了,在談到這匹良駒的時候,我和伊文·希普曼差不多都激動得掉淚,但是,要是你問我關于這匹馬的結局,那我只好說,我不知道希普曼先生讀了我這段文字之后告訴我說,烏恩卡斯后來體力不支,現在已成為維克多·伊曼紐爾先生騎用的馬。這個消息并沒有使我有所觸動。——作者原注。我知道的是,我喜歡狗并非因為它們是狗,我喜歡馬并非因為它們是馬,我喜歡貓并非因為它們是貓。

對于斗牛場上馬的斃命,為什么人們會無動于衷,就是說有一些人無動于衷,這個問題是復雜的;但是根本的原因可能是,馬的死往往會是可笑的,而牛的死則是悲劇性的。在斗牛這場悲劇中,馬是個可笑的角色。這樣說讓人聽了也許會驚訝,但這是真的。因此,馬越是糟糕,就越可笑。只要它們有相當的身高,也有相當的體力,這樣長矛手得以用他的長矛或者叫vara,去執行他的使命。對馬的這種貌似悲壯以及它們的遭遇,你該會感到恐怖和憤慨,但你也不是絕對肯定會感到恐怖和憤慨,除非你不管有什么樣的感情,硬要感到恐怖和憤慨。這些馬太不像馬;在某種程度上倒像鳥,那種動作笨拙的鳥,如禿鸛或闊嘴鸛。當牛的頸部和肩部肌肉向前一使勁,馬被挑起,開膛破肚的軀體戳在牛角上,腿懸在空中,四蹄晃蕩,腦袋耷拉著,這時候它們并不可笑;但我可以肯定它們不是悲劇性的。斗牛場上的悲劇都集中在牛身上,集中在人身上。馬的功能的悲劇性的高潮出現在早些時候,在斗牛場外,就是在成交簽約買下作為斗牛用馬的時候。馬在斗牛場上的結局,從某種角度來看對這動物的軀架似乎并沒有什么不合適。等到帆布蓋到了馬身上,只看見馬的長腿、脖子、變了形的腦袋,還有蓋在它身上的帆布看上去好像翅膀,這個時候的馬就更加像鳥了,看上去有一點像一只死的鵜鶘。活的鵜鶘是很有趣、好玩、討人喜歡的鳥,盡管要是你去碰它就會有虱子爬到你手上;可是一只死鵜鶘的樣子是很蠢的。

我寫這些話并非要替斗牛辯護,而是試圖把斗牛完整地表述出來。要做到這一點,就得承認幾件事情;而如果一個辯護人在辯護的時候就會把它們忽略,或者避而不談。因此,發生在馬身上的可笑事情并不是它們的死;死并不可笑,死亡使極可笑的角色也會有一種短暫的莊嚴,雖然死一旦發生,這莊嚴也就隨之消失。發生在馬身上的可笑事情是馬的內臟奇怪而滑稽地翻出體外。看到一頭牲畜內臟被統統翻出體外,按照我們的標準,毫無疑問不是什么可笑的事情,可是,要是這頭牲畜并不是在干什么悲劇性的即莊嚴的事,而是以驚慌的僵硬的步態繞著圈子奔跑,籠罩著它的不是光榮的彩云而是恥辱的烏云,那么,倘若它身后拖著的真的是自己的內臟,那樣子就像弗拉特里尼馬戲團的滑稽表演一樣可笑,盡管他們用一卷卷的繃帶、香腸等物充當馬的內臟。如果一個場面是可笑的,那么另一個也是;其中的幽默來自同一個原則。我見過這場面。人在逃,馬在跑,它的內臟翻出體外,在一場完全是對悲劇的滑稽模仿中,鮮血四濺,掏出來的內臟拖了一地,莊嚴的因素在這樣的過程中被一一毀滅。這些我都親眼見過,把它叫作開膛剖肚,因為發生在那種時刻,這場面顯得非常可笑,這也就是一個最壞的詞兒。這是你不會想確認的一種事情,但是,正因為這類事情從來沒有被確認過,所以斗牛至今沒有被解釋好。
……


發表評論
表情
評價:
點擊我更換圖片
麥谷多文學網 海明威誕辰120周年圖文珍藏版文集(全18卷) 套裝書目 《春潮 老人與海》 《太陽照常生氣》 《永別了,武器》 《有錢人和沒錢人》 《喪  作者: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

下載地址:

驗證碼:123456

×

QQ掃一掃,關注右側QQ群" 領取[驗證碼]

會員登錄
江苏11选五开奖结果图